首页 >  新闻 >  茂名新闻

今天,我们讲自己的故事

摘要:今年8月份,我代表茂名市前往广州参加“好记者讲好故事”比赛

用心“讲”好百姓故事

每个事件的背后都有故事,每条新闻都需要有温度。

自2015年加入茂名晚报采访中心以来,我时常接触社会民生类的新闻题材,发生在身边的每一个故事都是那么真实,那么吸引人,让我热血沸腾、乐此不疲。今年8月份,我代表茂名市前往广州参加“好记者讲好故事”比赛。比赛前夕,或许是亢奋,或许是紧张,我昼夜不眠,依然还在想如何去讲好属于茂名的民生故事,让大家更了解好心茂名,了解茂名的人文色彩。

记者朱杰祺采访参加徒步的老奶奶。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陈国汉 摄

后来,我静下心来回顾这些年来的采访经历,原来,所有那些动人心弦、耐人寻味、直达心底的故事都离不开一个主题,那就是百姓故事。

比赛期间,我聆听了来自全省各地的优秀参赛选手们围绕“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主题,结合自己的采编工作经历,用朴实而真挚的语言,讲述了一个个自己亲历、亲见、亲闻、亲为的鲜活新闻故事。我作为来自茂名的记者,讲述的是发生在我自己身边的两则故事——“不留名泳士救人”以及“一家三代接力赡养非亲奶奶”。虽然两则故事也许没有别人讲的那么宏伟,那么惊险,那么让人遐想联翩,但我亲身经历,深受感动。

虽然这次比赛没有取得优异的成绩,但我仍然会把这次比赛作为人生的一个“新起点”,往后不断地在报纸上继续“讲”故事,写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新闻报道。

4年多的记者生涯,我在前行的道路上一直不断思考:到底怎样才能“讲好”百姓故事?

现在,我有了答案:用心去“讲”。

(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朱杰祺)

拍“有温度”的图片

又是一年记者节。今年8月,一次三天两夜高强度的救灾采访,我感触至深。

8月11日,我市遭遇超强降雨袭击,东北部山区出现山洪暴发、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造成巨大损失。8月12日一早,茂名日报社迅速组织记者团队分批进入受灾最严重的信宜思贺、新宝等镇采访。我与记者何康源、郭瑞祥一组,驱车三个多小时前往新宝镇采访,这里地处我市最偏远山区,由于道路多处塌方,救援队伍还需徒步数小时才能进入通讯中断的受灾村庄。

摄影记者岑稳深入信宜8·11洪灾抢险现场采访 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丘立贺 摄

在茂门村委会,特警救援队正全副装备进村搜救,前方7公里村道有多处塌方,随时还会发生次生灾害。凭着一股新闻人的勇气,我们跟随特警徒步1个多小时进入松木垠村,路上遇到严重塌方路段,大家只能相互搀扶艰难跋涉,这种急行军式的采访对记者的体力和意志都是一种考验。在松木垠村,两名70多岁老人被洪水困在对岸,救援民警冒险涉水搭起救生通道,以血肉之躯抵抗湍急的河水,分别将两名老人背过河并转移到安全地带。整个过程险象环生,稍有不慎,就会被卷入河中冲走。作为现场记者,我深深被公安民警这种众志成城、奋勇拼搏的战斗精神所感动,用镜头记录了他们救援的全过程。

由于要及时发稿,加上天色渐黑,身上没有救生衣,手电筒等应急装备。当天下午六时,我们商量后决定在天黑前折返到安全地带。当晚,我们将一组抗洪抢险救灾的现场稿件及时发回编辑部。

对我而言,这次采访的新闻图片来之不易,画面要感动读者,先要感动自己。

(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岑稳)

我仍在

今天是第19个记者节,也是我过的第12个记者节。我竟然在新闻采编一线上一干就12年,这可能是我起初未曾预料到的。

无数次采访归来疲倦不已,无数次在电脑前一坐数小时头晕脑胀,但我仍然乐此不疲。用文字记录社会记录时代,本是我所好,而若能通过我的报道为党委政府和老百姓搭起沟通的桥梁,又或通过我的报道让市民群众了解到某些真相,推动某些事态往好的方面发展,我便倍感欣慰,觉得我作为新闻记者的存在是有着意义的。

我生性喜静不喜动,闲时甚少出门,如同井底之蛙。而做记者就必须与人接触,并且与不同的人接触,这于我而言确是一件好事。那么多年来,我常常是怀着学习的心态与人接触。就在前不久,因工作的缘故认识了某企业家,他既能在商场上的大场面叱咤风云,又能在生活中的小细节尽显真情。近日接触的一位官员亦如此。这让我颇为感动。虽然在新闻采访中与各行各业的人交往十分有限,但终是能有所接触有所了解,这不仅拓宽了我对社会认知的视野,也让我感受到许多优秀人物的精神面貌,从而提高自己在识人看事方面的思考和甄别能力。

有时,看到从前因工作而接触到的许多人步步高升,在祝福他们的同时,未免感叹一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但感叹过后,我仍然不舍得离开。许多人都说工作也如婚姻一样有“七年之痒”,而我快经两个“七年”了。我想,我一定是很喜欢做记者。

回顾过去,我离“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差距还很大。我愿意继续在这个领域努力耕耘。

流年似水,我仍在。

(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刘锋兰)

做平凡生活里的坚守者

想必所有选择了媒体这一行业的人,都是怀着新闻理想走上这条道路的,我也不例外。我总想着以后走出校园,能报道一些“大事”。

毕业后,我参加了茂名日报社的招聘,通过了笔试和面试,但我并没有被安排去当记者,而是成为茂名晚报的一名编辑。

夜班编辑开编辑会。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李颜东 摄

转眼入行一年,当初想象的“大事”并没有发生,我日复一日地做着平凡的工作。直到前两个多月台风“山竹”来袭,很多人都做足了待在家里防御台风的准备,有朋友叮嘱我不要出门,但我晚饭后必须出门上班。这时我才感受到,媒体这一行业,真的有一点不同——每当有危险,其他人都后退的时候,媒体人反而要迎难而上。那些天,微信工作群消息不断,记者同事们在前方迎着风雨,发回一篇又一篇报道,一张又一张照片。在后方的我虽没那么辛苦,却也忙得焦头烂额。沿海防御台风措施、近日天气状况、学校停课情况……记者们发来的稿子都很重要,可是版面实在有限,只能挑取民众最关心的进行报道。那一天晚上,忙碌到凌晨一点多,结束后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回家的路上,市区没有暴风雨,我很幸运,同时也对前方的记者同事们感到由衷的敬佩。

其实,生活里没有那么多所谓的轰轰烈烈,更多的是平平凡凡。做平凡生活里的坚守者,为民众报道他们所关心的事情,这也是实现了新闻理想。

(编辑 莫离羽)

难忘山区百姓的淳朴

当记者总要东奔西跑,这些年我几乎造访过茂名市内所有镇街,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感触最深的是山区老百姓的淳朴热情。

下乡采访,经常要问路,遇到过有人不予理睬,有人要收钱带路,最糟糕的是有人故意指错路。但在山区,我们问路总是很顺利,无论是问商贩、农户还是摩的司机,他们都会告诉我们该怎么走,怕我们不明白,又补充描述沿途的标志物,叫我们去到什么地方再问人,甚至有几次,有热情的老人家坐上我们的车,带我们去到目的地。

在山区采访,曾经试过找不到地方吃饭。那天中午,我们一行几人早已饥肠辘辘,在一个边远山区小镇的圩上兜兜转转了几次,连一间食肆都看不到。在饿着肚子采访的时候,偶遇一位老伯,他带我们找到了圩上唯一的食肆——藏身于老旧小楼二层且没有招牌的小饭店。在点菜的时候,老板不喜欢“多多益善”,友善地提醒我们“这几个菜够你们吃了,点多了吃不完”。我们调侃老板太实在了,老板则一本正经地说,自己只是实话实说。我们招呼带路的老伯一起吃午饭,老伯却连连摆手婉拒,走出了饭店。

几个月前,再次到山区采访。在山村中一棵大树下,几位大婶正在聊天,我们前往采访村中的一些情况,她们随和地跟我们聊了起来。聊着聊着,附近的村民都陆续来到了现场,还有村民从家里拿来了一桶水果招呼众人。村民给记者递过来一串龙眼,笑着说,“都是自家种的,样子不讨喜,试试看味道可以不。”吃着山区清甜的水果,我心里再次感慨山区百姓的淳朴热情。

(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林夏)

新宝洪灾,两次徒步进入失联村庄

今年8月11日,信宜市思贺、新宝等山区镇突下暴雨,造成了“8·11”洪灾,损失严重。灾情发生后,市委、市政府调动各方力量,对灾区紧急救援。作为一线采访记者,我们于8月12日中午赶到灾情最严重的新宝镇。

这时的新宝镇,满目疮痍,随处都是洪水肆虐后的淤泥、垃圾。记者第一时间了解到,距离新宝镇所在地约2公里的茂门村委会还有12条自然村因为洪水冲毁道路、通讯设施而至今失联。记者随即赶到茂门村委会,这时,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组织的60多人救援队伍正在集结,准备徒步进村,展开救援。

8月12日,记者郭瑞祥冒着发生次生灾害的危险,徒步进入信宜灾区采访。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岑稳 摄

没有任何装备,我和摄影记者岑稳还是决定跟着特警队伍徒步进村。沿着进村的水泥路走出了两百多米,我们就碰到了第一个大面积滑坡,洪水从山上倾泻下来,冲垮了泥土、树木,形成了近百米长的路碍。虽然已有一台挖掘机在清理,但路面的淤泥、杂树太多,为了抢时间,救援队伍只能跨滑坡而过。踩着没膝的泥浆,深一脚浅一脚,记者甚至只能脱开鞋赤脚而走,不时有救援人员滑倒,整个队伍过完这个近百米长的滑坡路段足足花了十多分钟。

一路前行,一路都是滑坡、塌山造成的道路中断,从茂门村到第一个失联的松木垠村,短短两公里的距离,路遇了七、八处大面积滑坡,救援队伍用了一个多小时才进入村庄,随即展开救援。一路上,记者摔倒了好几次,全身上下遍布泥浆,好在手机、相机等没有损坏和弄湿。松木垠除了道路损毁严重,农作物和家禽损失也较大,却没有人员伤亡。但有村民向救援人员求救,他年迈的双亲因河水冲断桥,被困在河对岸的山上已20多小时,希望特警能把两老救出来。特警随即派出一个8人的救援小组,冒着急流,涉水过河展开救援。因为在现场,记者独家采访和拍摄到特警特人的整个过程,第二天见报后反响非常大,市民纷纷为特警点赞。

傍晚6时,救援、搜救仍在继续,因为村中没有信号,记者要赶回新宝镇发稿,只有原路返回,回到茂门村时天已黑。

第二天,为了察看其它失联村庄灾情和救援情况,记者再次徒步进村,与前一天不同的是,这次来回徒步近15公里,一直深入到大垠村,一路也全是滑坡、塌山,还要涉茂门坑河而过,路途更惊险,虽然跌倒,虽然全身泥浆,最后完满完成了采访任务。

(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郭瑞祥)

用笔尖传播“好心茂名”

一年前,我义无反顾加入了茂名日报社。我很幸运能在这个行业多了一份与我的生活截然不同的体验和经历,用手中的笔记录群众的冷暖生活和喜怒哀乐。

深茂铁路开通首日,记者夏林、梁奈、邓海菲在直播现场商量发稿。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岑稳 摄

当了记者之后,我发现身边有很多感人的故事值得我们去报道、去传播。记得去年采访的第一届“好心茂名家庭”林美丽家庭,茂名石化普通职工的她在岗位上扎根基层,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工作,坚持十年悉心照料瘫痪的公公和患疱疮的婆婆,她十年如一日,关爱形单影只的贫困孤儿,栽培其读书,在生活的压力中负重前行。她的勇敢和坚持,朴实与从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短短一年的时间,难忘的采访经历还有很多,如助人为乐“广东好人”,献血十九载的民警、四十年如一日守护城市清洁的环卫工人、再比如义无反顾地坚守初心,传承传统文化技艺的非遗传承人等,他们身上的真实故事都深深打动人心。

然而作为一名记者并不轻松,在写作没有了思路,写稿件到深夜时,我也曾后悔选错了行。可是当一个个平凡、普通人身上的故事变成文字被发表,那种油然而生的成就感总会荡漾在心中。相比很多优秀的前辈,我还是个资质尚浅的新人,但作为一名年轻的新闻工作者,我希望自己坚守初心,继续用笔去传播正能量、讲述好故事。

(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柯雨函)

夜班“小”经历

去年9月,我成为一名编辑,上夜班成了主旋律。在这众多平常的上班日子里,我经历过数次难记的夜班“小”经历。

有一天,我编辑一条市公安局召开关于推行“智慧新警务”会议的稿件,领导指示我从中提炼出更为“接地气”的标题。我反复认真阅读稿件,发现了我市被省公安厅列为“智慧新警务”全面试点单位和具体的试点内容两个新闻亮点,据此对稿件标题进行修改,让标题变“软”。领导认可我的修改,我也为自己作为编辑“新手”而取得的进步高兴。

工作上还有其他的夜班“小”经历,如奋战到凌晨。记得今年我市召开两会期间,我们编辑需要等时政类稿件,然而重要的时政类稿件需经多个部门重重审核,发到我们编辑手上时往往已是凌晨时分。在人们早已进入甜美梦乡时,我们的工作刚刚开始,几位本地编辑一直工作到凌晨4点才下班,作为第一读报的我在5时许才校对完全部胶片。

编辑的工作很琐碎,但我愿意在这个小小的岗位上继续努力,为读者传递正能量。 

(编辑 罗靖怀)

要对每一篇稿负责

作为一名首次过记者节的新晋记者,我很荣幸能成为记者大家庭中的一员,也很感谢各位前辈一直以来的教诲和帮忙,让我更认真、谨慎对待每一次采访和每一篇稿件。

去年9月初到报社,不少前辈问我为什么想当记者。我都是回答,因为“好玩”,每天都可以接触新鲜的事和不同的人,可以用不同的视角看世界,感受世界的美好。这一年多来,我采访过农民、教师、残疾运动员等各种各样的人,也曾跟随市城乡清洁工程暗访组暗访垃圾黑点、深入灾区了解供电人抢修复电工作等。

可是,我渐渐地感觉到“好玩”的背后,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和担当,也深刻地意识到报纸一旦出错是没有弥补错误机会的,所以无论是采访还是写稿都要细心谨慎。有一次,我跟前辈一起采访市运会,差点弄错运动员的成绩。前辈对我说,一篇稿无论辞藻多么华丽,一旦出错、失实就不是好稿了。是的,当署自己名字的稿出现在散发着油墨香的报纸上之前,不要忘了要对每一篇稿负责,对读者负责。

(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李君平)

乐于见证城市的点滴变化

“以前的市场,除了感到光线不足,还有就是地面黑、脏、湿,真的不愿意多停留一会。但现在市场通风透气,光线明亮,干净整洁,真的让我大吃一惊。”早前,走进中心城区的几个农贸市场采访时,不少前来买菜的市民都说起了市场的蜕变。

为提高城市品位,营造舒适整洁的农贸市场卫生环境,今年6月,茂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牵头组织茂南区一批民营农贸市场进行升级改造。我也采写了相关报道。两三个月过去了,农贸市场的升级改造工作陆续完成。再次走进这些农贸市场时,它们的新貌刷新了我对市场固有的观感。还记得刚入行时,我曾多次走进中心城区的农贸市场采访。当时的市场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地面污水横流,整个环境光线不足,还夹着各种味道,只想快快结束采访离开现场。但此次经过升级改造后,这些农贸市场已焕然一新,干净整洁、宽敞明亮,尤其是地面干净清爽,摊位有序,功能分区清晰,让人置身其中仿佛有在超市购物的感觉。在这样的环境中,或许买菜也能成为一种乐趣。

小市场,大民生。作为一名记者,我很开心看到城市的点滴变化,也乐于见证这些变化的每个精彩时刻。

(记者梁奈)

初心依旧

从事记者职业即将20年了,虽然脸容憔悴,银丝披头,但我心依然是初到报社时的“稚子之心”,谨记职业道德,恪守职责,经营好自己的每一篇新闻稿,以我之笔写我之见。

记得那年夏天,与同事到高州曹江采访。当时一对年已七旬的老夫妻,向我们哭诉“10多棵荔枝树无辜地被强悍的邻居砍掉”,他们的儿子早逝,儿媳妇走了,幼小的三个孙儿还需要老夫妇抚养,家里就靠每年卖荔枝的微薄收入送孙儿读幼儿园。单位没有车派给我们,我们骑着自己的摩托车风尘仆仆去到老夫妇家,采访了当事人和村干部,为老夫妇解决了基本的问题。老夫妇要请我们吃中午饭,但我们婉然拒绝了,然后我们又骑着摩托车风尘仆仆回到茂名市区,接着连夜写稿。

如今人到中年,但初心依然。不久前,本人到高州石鼓采访一位百多岁的老寿星。老寿星还能织扇(虽然很粗糙),而且视自己织的扇如珍宝。采访时,其家人硬要送两把扇给我,说老人织的东西特别“有宝”。无法婉拒,但岂能白拿群众的东西,于是我给了老寿星50元,“买下”了她的两把扇。

脚踏实地采访、写稿、编辑,20年来初心不改,只愿自己为新闻事业多添一个蕊,多吐一缕香。

(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车杰蓉)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网站法律顾问
茂名日报社(www.mm111.net )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告业务咨询:13828687866 地址:广东省茂名市迎宾路15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网站备案号:粤B2-20040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