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文 民俗风物

忆老屋

2018-07-03 11:37 来源: 茂名网 作者: 李聊娟

摘要:有一种记忆,是深埋心底的烙印,无论怎么时过境迁,它依然在那里,而且越来越根深蒂固。

乡村纪事

有一种记忆,是深埋心底的烙印,无论怎么时过境迁,它依然在那里,而且越来越根深蒂固。

端午将至,又到了吃粽子的时节。一个人在家吃着单位提前发的粽子,总觉得索然无味,不知是粽子味道不好还是一个人吃着无趣,只觉得此刻特别想念老屋热闹的端午节。

以前每年端午节我们都会全家聚集到老屋,陪伴爷爷奶奶一起过节。包粽子,挂菖蒲艾草,喷洒雄黄酒,大人小孩都忙得不亦乐乎。除了这些,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项目,就是我们自己约定俗成的石磨豆腐。

老屋有一个大石磨,磨盘直径大约有一米,石磨是用整块青石凿成的。石磨的边缘连着一根长约两米的木棒,用绳索悬挂在屋顶上,需要双人之力才能推动。小时候我们最喜欢看推石磨,双脚错开,一前一后,身子随着磨的转动,手臂一左一右地摆动着,就像一曲滑稽而又优美的双人舞。我们几个小孩子都争着抢着推石磨,可由于力气小且身高不够,整个身子都被半吊起来。只有放弃,在一旁争着往石磨孔内添豆粒。

洁白的豆渣像化掉的冰淇淋顺着石磨长长短短地流淌到磨盘中,汇成细细的琼浆。豆渣磨好后,在锅里煮至沸腾,把煮沸的豆浆舀到准备好的纱布里,两个人拽着纱布的四个角,交错提升,一上一下,豆渣随着纱布起伏的节奏,不断滚动挤压着,直到豆渣与豆浆彻底分离。

闻着空气中弥漫的浓浓豆香气,我们便知道豆浆出锅了。于是一窝蜂跑进厨房,一个个端着碗,眼巴巴地围在一旁急不可待地等着豆浆盛出。香浓醇厚的豆浆,一口下去直暖到心里,满足感瞬间爆棚,这种味道是现在豆浆机研磨的豆浆所无法比拟的。等我们几个解完馋,剩下的豆浆就需要点浆,做成豆腐,把煮熟的豆花盛到铺好纱布的木制托盘里,然后盖上纱布,开始压豆腐,滤出豆腐中多余的水分,豆腐的制作就算完成。

润滑细嫰的豆腐,需配上美味蘸料才算完美,还要加上我最喜欢吃的藿香叶,每次要做豆腐前爷爷都会给我备上几片。自从爷爷奶奶离开后,这种味道就成了一种记忆。每次嘴馋的时候,便从外面买回豆腐,自己循着记忆中的味道调制,虽然配料完全一样,但味道却相去甚远。

责任编辑:fyt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网站法律顾问
茂名日报社(www.mm111.net )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告业务咨询:13727824889 地址:广东省茂名市迎宾路15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网站备案号:粤B2-20040638